• 关键字:
  • 分 类:
  • 范 围:
  •  

        资讯分类
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专家论坛 / 迟京东解读《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(2016年-2020年)》

        字号:   

        迟京东解读《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(2016年-2020年)》

        浏览次数: 日期:2016年12月2日 09:12

        11月14日,工业和信息化部正式公布《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(2016年~2020年)》(以下简称《规划》)。为了更好地理解、落实《规划》,《中国冶金报》记者对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进行了专访。

        《中国冶金报》记者:《规划》对钢铁行业未来几年的发展将起到怎样的作用?

        迟京东:《规划》是在我国经济结构、发展模式发生变化,以及党中央、国务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大布局的大背景下产生的。国家在钢铁行业结构调整、转型升级上采取措施不是从《规划》开始的。可以说,《规划》在党中央、国务院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行重大布局时就已经开始了,其发布实际上是落实国家的重大布局和安排的延伸,也是对钢铁产业深化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进一步指导。这是《规划》发布的重要意义所在。《规划》顺应了钢铁产业的发展趋势,其中提到的很多内容和目标,能够提纲挈领地引领钢铁产业的健康发展。发布《规划》就是要明确地引导和指导钢铁行业和钢铁企业应该怎么变、怎样转、朝着什么方向走。

        《中国冶金报》记者:工信部公布的《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(2016年~2020年)》与《钢铁工业“十二五”发展规划》最大的不同之处在哪里?

        迟京东:《规划》与《钢铁行业“十二五”发展规划》之所以不同,是因为钢铁行业的内生动力和外部环境都发生了重大变化。

        就内生动力而言,过去,钢铁行业只需要把产品都卖出去就行,而且价格还不低;现在形势变了,下游用户的要求提高了,就需要钢铁行业研究如何满足下游用户要求,提高行业的整体水平,与此相关的品种供应能力、质量保证能力和服务水平都得上去。

        就外部环境而言,首先,经济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,我国整体经济环境由高速增长转变为中高速增长,今年前三季度的GDP增速为6.7%;其次,发展条件发生了变化,过去,由于市场消费需求呈现高增速、大增量态势,钢铁行业发展的主基调就是扩大生产规模以满足消费的增长;再次,供需关系发生了变化,在近几年满足经济发展的过程中,扩张规模的钢铁行业也提供了超过市场消费量的产品。

        以上情况的变化,加上近几年钢铁行业的快速发展和扩张,导致整个行业的矛盾集聚、问题交叉,并且各种因素互相影响,钢铁行业产生了无序、不稳定性的情况,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出现了波动。2015年到今年一季度,钢铁行业十分困难。我认为,这不单单是钢铁行业的规模变大而导致的,而更多是各种矛盾和问题集聚的结果:比如,在工业化高速发展的过程中,不同地区不管条件是否合适都来发展钢铁产业,以此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;再如,为满足市场需要,无视企业的综合条件,都盲目扩大规模;又如,经济结构的变化和调整等。

        目前,钢铁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正在减弱,从原来的支柱地位乃至绝对支柱地位,逐渐变为支撑地位、基础地位。特别是在目前钢铁产品供大于求、发展环境快速变化的环境下,再发展钢铁工业不一定能够带动当地经济发展,反而有可能带来经济问题和麻烦。

        《规划》就是在这种大的环境条件下发布的。这些来自各个方面的矛盾的集聚和问题的交叉,让钢铁行业举步维艰,也逼迫着钢铁行业必须要改变过去那种不断扩张的发展模式。环境、条件、动力变了,行业再不变就是死路一条。这是必然趋势。

        《规划》顺应了钢铁行业非变不可的发展趋势,是顺势而为,突出了更多要改变的地方,更注重指导性;同时,《规划》由工信部公布,也让指导性文件的意味更浓。

        《中国冶金报》记者:《规划》提出的重点任务中,第一项就是积极稳妥去产能、去杠杆。对于去产能这个重点任务,您怎么看?

        迟京东:去产能是转变发展方式和发展模式的一个平台,也是解决钢铁产业转型升级、结构调整的一个重要抓手。

        不过,去产能是钢铁产业目前若干矛盾和问题中的一个,而不是全部。同时,去产能本身也不是终极目标:不是说把产能去掉了,钢铁产业所有的矛盾和问题就都不存在了。但是,它又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,就是说,在去产能这个平台下,可以顺势解决其他问题。

        为什么说去产能是一个平台、行业发展的一个抓手或者叫牛鼻子呢?因为,在去产能的过程中,不仅仅钢铁产业中落后的产能和违法违规的产能退出去了,更重要的是,钢铁产业可以主动调整结构、实现转型升级。

        尽管钢铁行业结构调整、转型升级的路径可能有很多,但当内外部条件、生产要素等因素不适合规模扩张时,最主要的路径是应当主动压减产能。同时,钢铁企业规模大、同质化竞争、恶性竞争等问题,也可以在去产能的过程中得到解决。

        《中国冶金报》记者:“十二五”期间,钢铁行业产业集中度不升反降,前十家钢铁企业的产业集中度由2010年的49%降至2015年的34%,没有达到《钢铁工业“十二五”发展规划》60%的目标,这是为何?而《规划》提出,产业集中度到2020年要提高到60%,这能否实现,怎样实现?

        迟京东:过去,发展钢铁就是为了满足经济发展需要,钢铁行业也因此成为经济发展的一个支柱产业,钢铁产业也越做越大。在这个过程中,有的钢铁企业不顾长远发展的要求,不断扩大规模,导致整个行业企业规模越做越大,企业数量也越来越多。在这样的发展模式下,产业集中度就很难提高。

        我认为,提高集中度是钢铁产业发展的必然大势。《规划》提出产业集中度要从34%提升到60%,也是有路径、有办法的。

        大企业想要竞争力更强,就需要通过重组进行优化;各个地方也不能再像原来那样支持单个企业盲目扩张,而是要支持区域内的优化发展。何谓优化发展?例如,一个省里面有几十家钢铁企业,每一家钢铁企业都做强不现实;再如,不一定非得是产能大省的企业要重组,产能小省的也应该重组。总之,钢铁企业都要参与到当前的转变中来。

        钢铁企业在考虑下一步的发展模式时,不应当再像过去那样一味扩大规模,而应该要考虑与谁重组、重组谁,重组后怎样优化、做强,在市场竞争过程中怎样融合、合作、共赢等问题。

        此外,在兼并重组中,政府和市场都应该发挥各自的作用,政府要发挥引导作用,市场要发挥主动作用,这样,兼并重组才能得以畅通无阻。《规划》提出,兼并重组要避免“拉郎配”。我认为,要避免“拉郎配”,但并不意味着政府就可以不作为。在我国钢铁行业目前的发展条件下,无论何种所有制的钢铁企业都是地方经济发展的基础和支撑,如果政府不发挥作用,兼并重组之路比较难走通。

        《中国冶金报》记者:要落实《规划》,实现《规划》提出的目标,企业和政府相关部门要做哪些方面的工作?

        迟京东:《规划》的落实和目标的实现,归结起来就是:国家创条件、企业抓机遇。

        《规划》是在钢铁行业内外部条件发生重大变化的条件下公布的,进一步明确了行业应该往哪儿走,企业应该怎么做,以指导行业和企业的下一步发展。落实《规划》不能局限于落实《规划》,还要落实国家的重大政策。例如,去产能工作还要继续抓下去,不能放松,围绕去产能的各个方面的工作也要抓紧落实好,已经决定了的一些重大的部署和安排要做好。同时,在兼并重组、布局调整、转型升级等方面,涉及钢铁行业的一些重大安排需要有国家一定的政策支持,政策还需要完善。

        对企业来说,要认清形势,转变观念。《规划》中指出的发展方向已经不是国家政策要求企业怎样发展,而是企业必须从这个方向考虑,否则就是死路一条。钢铁行业已经到了“不是人家要我变、是我必须要变”的时候了。所以,企业必须要转变观念,更新自己的发展理念。只要扩大规模就能够发展好的观念已经行不通了,企业要顺应钢铁行业发展的潮流和趋势,要尽早、尽快进行调整。不调整,将来发展的空间和余地就会越来越小。

        政府和行业协会,都要为行业今后的转变创造条件。在这种情况下,企业要抓住这种机遇,加快调整和转型。

        所属类别: 专家论坛

        关键词为:

        0